1. <legend id='2rALf'><style id='2rALf'><dir id='2rALf'><q id='2rALf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2. <i id='2rALf'><tr id='2rALf'><dt id='2rALf'><q id='2rALf'><span id='2rALf'><b id='2rALf'><form id='2rALf'><ins id='2rALf'></ins><ul id='2rALf'></ul><sub id='2rALf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2rALf'></legend><bdo id='2rALf'><pre id='2rALf'><center id='2rALf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2rALf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2rALf'><tfoot id='2rALf'></tfoot><dl id='2rALf'><fieldset id='2rALf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    • <bdo id='2rALf'></bdo><ul id='2rALf'></ul>

      <tfoot id='2rALf'></tfoot>
    1. <small id='2rALf'></small><noframes id='2rALf'>

        <bdo id='s52qb7xl'></bdo><ul id='g90re1a6'></ul>

      <legend id='pd60vg13'><style id='1hsb8mk3'><dir id='u2men3gv'><q id='967l49yy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    <i id='m53y5892'><tr id='ttfm3826'><dt id='k08ye09t'><q id='mcs0dpo6'><span id='0pyfdfnd'><b id='0d97fkvj'><form id='bnha3uzq'><ins id='uu87pu1s'></ins><ul id='impqwzn5'></ul><sub id='adeycotb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pv3qk995'></legend><bdo id='pla1oexf'><pre id='ggu8qicx'><center id='z9qxwxmg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fp7m1e2i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f4nod64q'><tfoot id='6iuktt63'></tfoot><dl id='hdc7zgy8'><fieldset id='m7sxihkz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        1. <tfoot id='ub4qw8ql'></tfoot>
        2. <small id='6hnah9d9'></small><noframes id='5haxoipi'>

          本站APP,内容更劲爆

          亚洲成亚洲成网

          类型: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地区: 中国 年份:2020-10-17

          剧情介绍

          从前有个少年,姓令狐,名韩樾。家里虽然是做生意的,长得却是眉清目秀,平时也有学人吟诗作词,对弹琴更是有一手。这天他到了京城来游玩,骑着一匹骏马,不知不觉的已到了郊外。  这时下起雨来。韩樾看见有一

          个美艳的年青妇 人,骑着一只漂亮的小驴子,有时走在他的前面,有时候却又跟在他的後面,在同一条路上走着。雨越下越大起来,韩樾看见路旁边有一间荒废没有人 住的破屋,就骑着马过去准备暂时避一下雨。没想到那美妇人

          也跟着避 雨来了。韩樾虽然觉得有点不自然,但没办法,也祗好由她去。  谁想到韩樾 的 那匹骏马,看到美妇人的漂 亮小驴子,竟然动情起 来,马头向小驴子拱了过去,更令韩樾难为情的是马的阳具开始慢慢的勃起和伸出

          了出来。美妇人瞟了韩樾一眼,刚好韩樾也在看着她,美妇人就红着脸吃吃的笑了起来。  韩樾不禁淫心大动,心想现在天快要黑了,路上也没有什麽人,不 如用言语挑逗一下眼前这个漂亮小妇人,看可不可以把她弄上手

          玩弄一下? 於是就对美妇人说:「我这马看见你那漂亮小驴子,所以阳具就伸出来了 。但是你知道吗,男人看见好像你这样漂亮的女 人,阳具也是一样会硬呢?」 美妇人听了,含羞答 答的说:「亏你一表人才的

          ,怎麽说这些下流的话?」  说完却是有意无意的瞟了韩樾的胯下一眼。韩樾那里还忍得住呢,冲向前把美妇人紧紧的抱住,就猴急的拉扯起美妇人的衣服,冲动起来的下身,一个劲的往她身上柔软的地 方顶撞着。 

          美妇人伸手把韩樾的阳具摸弄了一下,好像是要试探一下到底 合不合用,然後轻轻的说到:「俏郎君!不要急,我如果不是对你有意思,又怎麽会在路上跟着你,而且随同 你一起来这 破屋避雨呢?我的家就在前面不远的树林那

          边,大约还有十几里路,但是,家里舅舅挺凶的,还有严厉的姑姑,我丈夫,叔叔伯伯,都是正人君子。倒不如到我娘家 那里,也不是太远,虽然路难走一点,却是清净得多。」 韩樾享受着阳具被美妇人的小手摸弄的愉

          快感 觉,正在想着要找个地方好好的插弄一下美妇人的阴户,顾不得考虑那麽多,就骑着骏马,跟着她的小驴子,向她娘家走去。不知不觉的走进崇山峻岭中,大约走了有几十里路 ,看见四周千峰环抱,万木森罗,靠着一条山涧

          ,依着山势建有一座大屋。周围却是再没 有其他的房屋了。  韩樾看了有点犹豫,不敢过去 。美妇人好像已经知道韩樾在想什麽,就笑着说: 「你是看到我家没有什麽邻居,所以觉得奇怪是吗?这是因为我的祖父

          是个隐士,特别找了这麽一个平常人很少来的地方,这里如此清静,正好可以和你卿卿我我,你不用担心。」 於是她下了驴子,用鞭子的握手在门上敲了几下,有两个 小婢女走了出来应门。 韩樾看她们娇俏可人

          ,非常艳丽,年纪祗有十二三岁的样子。美妇人称呼她们一个叫小红,一个叫小绿。 进了大门,里面是美轮美奂,好像帝王之家一样。韩樾等了一会,美妇人换过了衣裳,走了出来。丝锦料子的裙子,配上美丽刺绣的小

          袄,走动起来,好像神 仙一样,比起刚才雨中骑驴的狼狈样子,好像是换了另一个人。 她又拿出一套非常华丽鲜艳的衣服鞋子,让韩樾换过。韩樾换过後就恭敬的请美妇人的 家人出来相见。 美妇人说 :「我从小

          就没有了父母,也没有兄 弟,有一个姐姐,和一个妹妹,都已经嫁人了。这里祗有我和小红小绿一起住,没有其他人了,你就不必再拘束了。」 一边说,一边握着韩樾的手走进美妇人的香闺。 香 闺中的摆设,位

          置,十分精奇雅 ,茶几,椅具,都是名贵的檀香木做的。 小香炉,花瓶等等,不是金的,就是美玉雕的。北面是一张大床,南面是一列明窗,东面的墙壁,挂了一幅古董画,原 来是大画家徐熙所作的合欢图。 合欢图旁,是董思

          书的对联。桌子上 摆有一对金做的 小狮子,闺中有一种不知名的香味,地上好像镜子一样的平滑,一点尘埃也没有。 美妇人按着韩樾坐了下来,刚才的小婢女奉上香茗,也不知是什麽茶,入口甘香。 韩樾就问:

          「你叫什麽名字?你多少岁了?还有你丈夫是谁?」  美妇人笑了起来,说:「你这个人真麻烦,寻根问底的,你为什麽不先说说你自己呢?」  韩樾也就笑着说:「我今年十八岁。还没有试过谈情说爱,而且我性

          格比较孤独,还是童子身,今天爱恋上你,可以说是我的初恋,我所以烦琐的问来问去的,是要把这段情牢牢紧记在心上,你又怀疑什麽呢?」 美妇人说:「我跟你说 说笑,怎麽你就这样认真呢?我 姓韦,名字叫阿娟,

          家中排行第二,今年二十岁。当初嫁到 阜的平元家,因为遭仇家的追杀,祗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,现在就住在这里躲避一下。我姐姐名字叫阿妍,嫁到上 去了。妹妹叫阿秀,嫁到灵丘去了。 她和你是同年,今天我本来是要探

          望她,想不到遇到你,如果不是和你有缘份,又有什麽解释呢。」韩樾说 :「这样说起来,挺凶的舅舅,严厉的姑姑,正人君子的丈夫叔叔伯伯,都是胡说吗?」 阿娟笑着说:「都是乱 说的。」  韩樾也笑了:「

          你有哪一点是真实的呢?认识你才半天,谎话已经多的可以用箩用车运载了。」 说的两个俏婢也笑了起来。 稍後,丰富的酒菜摆了上来,席上阿娟轻偎着韩樾,撒娇 撒痴的,身子不时的 扭动着,乳房不断的揩擦

          韩樾,韩樾一直是体贴殷勤的为阿娟夹菜喂酒,这时再也忍不住了,就凑过去和阿娟亲嘴,阿娟把舌头绕了过来,把韩樾的舌头砸得紧紧的。韩樾被引得阳具直竖,就伸手去扯阿娟的衣裳。 阿娟按着故意问:「你这是干

          什麽?」 韩 樾说:「阿娟不要再耍我了,急得不得了啦,你让我扯下再说。」 阿娟这时也情动了,就放开了手,任由韩樾把她的裙带解开,韩樾把手伸 进去,觉得阿娟的阴户上涨卜卜的,手指伸进 去,被夹得紧

          紧的。阿娟是越来越情动了,她吩咐小红小绿把酒菜收了,把蜡烛移过床头,和韩樾手拉 着手,一起上了大床。在丝稠做的枕头和床席上,阿娟脱的光光的,像一只任人屠宰的小白羊。 韩樾压上去的时候,阿娟好像不胜

          重荷的呻吟起来,越发的令到韩樾亢奋起来。就把阳具插了进去,叉抽起阿娟的两条白腿,大力的插弄起来。 这一夜,韩樾被阿娟不断的需索,那童子的精水都被阿娟那白馥馥,软浓浓的阴户吸去了。 接着的几

          天,两人如胶似漆的过着快乐日子,温柔乡的滋味,果然是有销魂蚀骨之处。  有一天,阿娟重新提起来要去探访她的姐姐,韩樾送走阿娟後,有点闷,就独自倚着槛杆在观赏水塘里的鱼。 一会,小红送来香茶。

          韩樾开玩笑的捉着她的手腕,轻轻的捏着,小红娇浪的笑着,一双媚眼斜斜的瞟着韩樾说:「阿娟刚刚出门,你就放浪起来,想偷吃了?」 韩樾知道这小婢女对自己有了意思,就上前搂抱着说:「是啊,我现在是饿得慌

          ,古 人说过,秀色可餐,像你这样的嫩肉,我就算饱,也一定要尝一尝的。」 韩樾把手探入小红的怀里,觉得小红的肌肤滑不留手,胸前的两只小乳房,就像刚发出来的小辣椒一样,摸捏起来,份外得趣。 小红

          作势要挣扎逃跑,韩樾把她拉拉扯 扯的拖到花草丛边,然後把小红压翻在地上,剥得光光的。早已挺直起来的阳具凑了过去,把小红刚长毛的阴户插弄起来。 小红之前已偷看过阿娟和韩樾在床上光着身子一来一往的情形

          ,觉得非常有趣。小红而且爱慕韩樾丰姿姣媚,好像处子一样,今天趁主人不在,就向韩樾略施引诱,终於分得一 杯羹。 正当两人赤条条的互相紧紧 搂抱着,一个在上面拼命耸动屁股,一个下面宛转承欢的时候,被刚巧

          走过的小绿撞到了。他们想躲起来也来不及了。小绿却装着看不到,停了下来,好像在采花 的样 子,小嘴却是在咪咪的笑着。 韩樾知道小绿春心已动,就向她招招手,小绿终究是比小红还年幼,吓得转身就逃跑,韩樾也

          不管光着屁股,就连忙追 上去,在小挢边赶上了。 这时韩樾兴发如狂,把小绿紧紧的抱着,一边在她粉嫩的脸上来回的舔弄着,一边把她的小手 捉过来把自己的阳具握 住。然後才把小绿的衣裙解开,小绿的阴户露了出来

          。 小绿虽然也爱韩 樾的英俊好模样,却是怕痛,小手握着韩樾的阳具,想到要被这巨物来插弄自己小小的阴户,不禁哀哀的啼哭起来。 韩樾情不可禁,把阳具往小绿的阴户凑了上去,刚插进了一点点,将入未入

          时,忽然听到院子外 面笑语声传来,小绿破涕为笑,说:「快不要乱来了,娘子回来了。」 韩樾也慌张起来,放开小绿,赶紧去找衣服穿上 。  然後传来敲门的叩环声 ,小绿一边整理弄乱的头发,一边慢慢的走过

          去把门打开,接着就听到小绿的声音传了过来: 「阿秀姨怎麽这久才来探望我们啊?近来身体还好吗?」 小红这时也赶忙的整理好衣服,向门口的小绿问:  「小绿,你在和谁说话 呢?」 小绿故

          意说: 「小红姐,你倒 是好享受,睡觉到现在才起来吗?是住在灵丘的阿秀姨来了呢。」 小红两颊现出红晕,慢慢的拜下,对来人说:  小娘往上 去了,还没回来,阿秀姨请在这里住几天,等她回来。

          」 韩樾躲在一株花树後愉窥,看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少艾,扶着一个女 婢,慢慢的走了进来。  韩樾看见这少妇艳光四射,令人觉得连正面看她一眼也不敢,知道一定是阿娟的妹 妹,阿秀。而且看见她慢慢的向自己

          的方向走过来,心想躲藏也没有用,没办法只好走了出来,向着她打揖行礼。 阿秀看见忽然走了一个人出来,大吃一惊,连连退了几步, 当看清楚原来是个英俊美男子时,不觉得羞红了脸,用衣袖把俏脸遮掩着,低声细

          语的问小红:「这年青男子是谁啊?」 小红慌慌张张的,竟然答不出话来。 於是 韩樾就回答说:「我姓令狐,名字叫韩樾。」  阿秀又问:「那你怎麽会在这里的呢?」 韩樾回答说:「是你姐姐

          叫我来这里的。」 阿秀生气的说:「我姐姐住在这里,已有三年,不要说是男人,就连小男孩也不准进来。你不是本地人,听你的姓名也是古古怪怪的,青春少年,非亲非故的,冒冒失失的跑出来,吓我一跳,你究竟要

          干什麽?」 韩樾惊惶的伏在地上说:  「都是我不好,我该死,请阿秀姨放我一马。」 阿秀说:「谁是你的阿秀姨?本来 应该把你用绳子绑起来,送交官府去。但是要顾及阿娟的名声,只好等阿娟回来,

          再对质一下。」 韩樾连忙顿首称谢,退下一旁。 阿秀走进小亭子,坐下来,小红小绿等恭敬地奉上水果,香茶,蜜饯,小吃,让阿秀享用。   阿秀招手把韩樾再叫来,问: 「你住在这里有多久啦

          ?」 「五天。」 「那你一天到 晚在做点什麽?」 「无所事事。」 阿秀笑了起来: 「无所事事?难道阿娟把你当木头人来看吗?你过来,伸出你的左手掌给我看看。」 韩樾乖乖

          的把手伸了出 去. 阿秀一看,「哈!咦?」叫了两声,然後嘿嘿的冷笑起来: 「你的事我已全知道了,无所事事?你自己看看这几条阴淫 线,一条长,一条短,还有一条半途转。幸亏你这小子仍然精满气足神旺

          ....嗯....嗯....」 韩樾把自己的手掌左看看,右看看,看不出个奇妙来,只好低 头不说话。反而小绿想起半途转的事情,嗤嗤的笑了起来。阿秀把眼睛 扫向小红,小红的脸一直红到 脖子上了。 阿

          秀把小红叫了过去,一同走了进屋里。两人在屋里阴声细气的讲了很久,只见小红不断的点头,最後出来的时候,满脸的笑容,招手叫韩樾过去。  韩樾跟着小红走到西边的书房上,小红握着韩樾的手说:  「人长

          得俊俏,果然好处多多。俏郎君,刚才阿秀姨说仰慕你温文韶秀,今天晚上想留在这里,和你共度良宵。过几天如果小娘子 回来,你千万不要把事情 泄露。」  韩樾听了,不禁 喜欲狂,说:「 我怎麽敢不听从阿秀姨的吩

          咐呢?」 於是小红就将韩樾的话向阿秀回复,韩樾听到屋里很快的传来了一阵阵的嘻笑声。 太阳才刚刚下山,就看见小绿拿着蜡烛,阿秀的婢女拿着丰富的酒菜 ,来回的走了几遍, 然後小红就来邀请韩樾过去。

          韩樾洗过脸,换了新衣,跟着小红到了屋里。 阿秀亲自出来相迎,说:「刚才故意吓唬一下你,你到底怕不怕呢 ?」 韩樾说:「当初是有点怕,但是我看到你这麽美丽,而且刚才你生气的时候,也是含着笑的,

          况且,我也没有得罪人,所以我就不怎麽怕了。」  阿秀笑着说:  「你真会乱说话,自己好像个大情种,见到女子就遍 甘露,还说无得罪人?」 韩樾就请罚自己喝酒,以抵 罪过。 小绿好像对早

          上险些被韩樾所奸污,一直耿耿於怀,这时从旁边听了,就说:「莫非你想喝醉了,借酒行凶,把我们这些弱小女子,一个一个的奸淫?」 小红和韩樾有过一手,就想替他说好话:  「郎君不是坏人呢。」

          小绿从旁边听了,好像是有点醋意,酸溜溜的说:  「看你整天脸红红的,今天早上,郎君喂你喝了很多了吧?」 小红低声反驳说 :  「我是想喝,刚拿了个杯子,就被个不知羞耻的丫头,把郎君连着酒

          壶一起勾去了。」 两个丫头被勾起了各自的心事,也就没说下去了 。  阿秀吩咐小红小绿也过来陪着一起 喝酒。 几杯酒下来,阿秀就显得有点轻狂了,身子越来越紧的挨向韩樾,一双柔嫩的手,开始在韩

          樾身上轻轻的摸挲起来,当她看到韩樾有些把持不住的样子,就吩咐撤了酒席。和韩携手登上阿娟的大床。 阿秀的肌肤又滑又腻,比起阿娟是不逞多让,但是论到淫荡放浪,阿秀就远远的超过了阿娟。 她特别喜欢把灯移

          近床榻,叫小红小绿也脱得一丝不 卦的,轮流的在旁边侍候。然後自己就作出种种不堪入目的淫荡姿态,伴随着一声声的浪叫,把韩樾挑逗得兴发如狂 ,发疯的插着她的阴户,恨 不得死在阿秀身上。 阿秀累了,就要韩樾

          有时插弄小红,有时奸淫小绿,自己在旁边欣赏着粗大的阳具被小阴户夹着的情趣。 到韩樾在阿秀身上泄了精,躺过 一边的时候,小红小绿就 争夺着去吸吮他的阳具 ,舔着剩馀的精水,令他很快的又重振雄风。

          韩樾连续的泄了几次精後,巳实在是疲惫不堪,软下来的阳具任凭小红小绿出尽八宝,用小嘴吸吮,乳房揩擦,阴户挤压,这些开头挺灵光的方法,现在通通都已无济於事了。  阿秀推开小红小绿,唤来自己的婢女,那婢

          女递过 了一小杯的酒。那酒颜色是珊瑚色的,透 一种说不出来的奇香。韩樾就询问是什麽酒。 阿秀说:「郎君是有福气的人呢,我从收藏家那里获得的威而刚秘方,集合广嗣露,大力丸,天雄丸,大阴丸,催春丹等等

          的全部成份,再加上始皇童女丹,相思锁 ,快女丹,靓女一笑散的精华成份,这酒得来不易呢,特请君享用。」 韩樾喝下去以後,一时半刻,精神骤然的旺盛起来,横枪立马,尽力的继续在蹂躏阿秀,小红和小绿。

          韩樾也不知道自己抱着阿秀,在她白嫩的身子上发泄了多少 次的精水。 快要天亮时,韩樾终於疲惫不堪的抱着阿秀光光的身子睡了过去。 第二天,太阳已经是挂得老高了,阿秀先起了身,对着镜子在梳理上

          妆,韩樾还光着身子,拥抱着被 子在睡觉。忽然阿秀带来的婢女跑了进来,告诉阿秀说: 「阿娟姨回来了!」  韩樾在床上听见,惊慌失措的下了床要跑出去。这才发觉还是光着屁股,仓皇之间不知道那里可以躲

          避,就仍然跑回床上,匿藏在帐中。 阿秀气定神闲,脸色一点也没有变化,依旧的调脂弄粉,对着镜子在顾影自盼。 一会,阿娟走了进 来,径直走过来坐在椅子上,眉头紧皱,瞪起眼睛,手托着香腮,怒气冲冲

          的样子。 小红小绿躲在门帘外,惊慌失措的吓得屁股在发抖。韩樾大气也不敢透,躲在鸳鸯 帐内,紧张得直咬自己的手指。 过了好一回,阿秀才化好妆, 又慢慢的洗手,整理好衣服,才慢慢的走到阿娟前面,轻

          轻的抚摸着阿娟的背後,含笑的问: 「姐姐,你回来了吗?听说你去了探望阿妍姐姐,她近来好吗?做 妹妹的我这麽久没有和你相见了,所以特别的来探望你,见了面怎麽一句话也不说呢?该不是我有什麽地方得罪了姐

          姐吧?」 阿娟恨恨的说: 「自己做的事,怎麽连自己都不知道,反而要问别人呢?」 阿秀说: 「姐姐这样说,我就明白你为什麽生气了。还不是为了现在藏身在帐幕中的那个人吗?我是怎麽认

          识他的呢?还不是因为姐姐把他收藏在家里,小妹我昨天来探你,不幸的遇上了。至於你心爱的那个男人,他可不是真的对你那麽忠心!昨天早上我还没来的时候,趁你刚刚出门,他已经急不可待的把小红剥光奸淫了。就连小绿

          也不放过呢。我跟他 一起睡觉淫乱的丑事,事情已发生了,我伤心後悔,也是来不及了。我对着俊俏男人,自己禁不住会风骚起来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是一片真诚的来探望姐姐,那里想到在姐姐家会遇到这个俊俏男人来引诱我

          !你不来安慰我,反而对我发脾气?」  说完,掩着面哭了起来。阿娟听了阿秀的这番话後,气也就消了。就走过去帮阿秀擦乾眼泪,安慰着说:  「妹 妹,你已经长大了,还是这样的不懂事,就好像小时候老在妈

          妈身边撒娇一样。其实姐姐的东西,还不就是你的东西吗。妹妹试过,如果觉得好,拿去也就是了。不过依我看,他的原阳真精,也给你榨得差不多了吧。」 阿秀听了,这才破涕成笑,两姐妹和好如初起来。 阿

          娟走过去把韩樾从帐中推出来,韩樾还是没有穿裤,光着屁股的狼狈样子 ,引 得阿娟阿秀一齐笑了起来。这天,早上下了一点雨,晚上,正是雨过初晴,洁白的月光 满院子,韩樾和阿娟、阿秀一起在亭子里饮酒 行乐,阿秀也不

          避讳,用嘴含着酒,转过去喂韩樾,韩樾又转过去喂阿娟,说:  「舀那边灌这边,这是何等的快乐!」 阿娟说: 「快乐是快乐,只是太放浪了一点。古时候 文雅男女一起聚集,可能不是这个样子的吧。

          郎君,你也是才子雅士,我们为什麽不行酒令,或者是以诗唱和,就是小红小绿,也可以让她们学学,为后来的人留下一段佳话。」  阿秀附和着说:  「每次当我有点放浪忘形的时候,姐姐都会出些有趣的点子来

          节制一下我的行为, 这也正是我所佩服和崇拜的。」 於是大家就准备作诗,阿秀的婢女负责磨墨,小绿裁剪纸张,小红走来走去的用笔蘸墨。阿娟和阿秀几乎同时写完,韩樾一见就称赞说: 「光是看这两幅字,

          就像王献之写的洛神赋的字一样,弭足珍贵了!」 阿娟作诗云: 「小红正香小绿芳,阿秀无赖趁蝶狂, 只想收着郎自用,谁知韩樾惯偷香。」 阿秀的诗云: 「月光如幕草如 茵,阿娟绿

          笔点红唇, 忍看韩樾有他人,娟秀红绿行乐事。」 韩樾拿 着两张诗笺,一再诵读,赞不绝口。阿娟生气的说: 「你也太没眼光了,阿秀这样的歪诗,你还说好,真是鱼目混珠,优劣不分。」 阿

          秀笑着说:  「不要听姐姐的,她在诗里骂你呢。」  韩樾说:  「诗人文词,每多大话,你们再争吵,我就不写了。」  阿娟和阿秀这才消了气。韩樾把诗写好,阿娟和阿秀抢着先睹为快,你争我

          夺 ,竟然把纸笺撕成碎片,再也无法拼成原来的样子。韩樾笑着说: 「正好为我遮丑。」就把它烧掉了。 当晚,少不免是大战一场。小红小绿仍然是脱光了 在一旁侍候,虽然阿娟在,阿秀的种种的淫荡媚态,却

          是照样的施展了出来。韩樾始终对阿娟有一份的歉意,於是就想着怎麽去讨好她。  阿娟见他过来,却一转身以背对着韩樾。韩樾没有生气,一双手从她腋下穿过,托住了阿娟两只鲜嫩的乳房,轻轻的,由下而上的抚摸。

          刚才 还冷冰冰的阿娟,在韩樾的 抚摸下,情欲一点点的 被挑动起来了。 当韩樾触摸到那两颗樱桃似的小乳头时 ,那乳头忽然的勃起,硬硬的直震颤。韩樾又顺着她细腻光洁的肌肤慢慢的滑向她的纤纤细 腰和雪白

          的屁股 ,伸向她滑腻如花瓣的大腿顶端的阴户... ... 阿娟忍不住了,伸出柔嫩的小手,伸到韩樾的胯下去摸阳具,却发觉韩樾的阳具正被阿秀的小嘴贪婪的吸吮着,阿娟怕韩樾的精水被阿秀吸去了,就急忙大大的

          张开了腿 ,挺着阴户,把韩樾拉了过来.... 结果韩樾那天晚上是轮流的在阿娟阿秀身上泄精,泄精以 後也还是让小红小绿用小嘴,用小乳房,用小阴户,吸着磨着的把阳具又弄得硬直起来。 几次过後 ,收藏

          家的法宝少不免又派上了用场,这样又各在阿娟阿秀身上泄了两次精,韩樾已经是瘫软在床上不能动弹了。  阿娟望着韩樾委靡不振的样子,便现出厌烦的神色,又慢慢的摸他软绵绵的 阳具,更觉得不开心,就对阿秀说:

          「郎君凋残到这个样子,恐怕短时间内也不能恢复过来。依我看郎君离家这麽久了,也该回去看看了吧!今天晚上就睡在西边的书房吧。」 於是小红小绿就扶着韩樾到书房安顿了下来。隔了一会,阿秀却悄悄的

          走了进书房,扶 起韩樾,就着灯光看了韩樾好半天,叹了口气,从怀里掏出一小盒子,打开,里面有一蜡丸,阿秀将外壳剥开,把一颗黄豆大的小丸喂进了韩樾的口里。然後阿秀解开了他的衣服,把头凑到韩樾的胯下,小嘴含着

          韩樾软软的阳具,开始吸吮起来。 韩樾觉得有一丝冰冷的凉意,从阳具端一直的透了过来,幸好不久丹田就另有一团暖暖的热气,伴随着阿秀的蠕动着的小嘴,令阳具又有力的勃动了起来。韩樾伸出手,想要再去摸一下

          阿秀那嫩嫩的,涨凸凸的,被他玩弄过不知多少遍的阴户,却发现自己突然的泄起精来。 韩樾望着阿秀红润的小嘴吸吮着自己硬直并且一下一下 跳动着的阳具,她的喉咙满足的吞咽着不知哪里又跑出来的精水,心里觉得

          很愉快。 明 天....找个机会再去玩弄一下小红这个小妖精,像现在那样把源源不绝的精水,射入小红那刚长毛的嫩阴户....韩樾昏倒前,听到阿秀在自言自语:「太平公主万声娇?果然是 老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

          ....可惜只有一颗,看来又要献身给收藏家一次了....」  韩樾休息了几 天,精神也就好了很多,这天清早,阿娟,阿秀,小红小绿都一齐送韩樾下山回家,一直送了好几里路。阿娟,阿秀都赠送了礼物,韩樾也

          回赠了她们。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别了。  韩樾又走了一里多路,忽然想起,那天阿娟阿秀写下的诗词,想带着在身边,不时拿出来看看,以减轻思念之苦。就又走了回去。只见山水依旧,园子和大宅已不见了。  乱

          草灌木之中,只有几间破屋, 看上去已经是很久没有人住的了。四顾荒凉冷落,韩樾这才惊慌害怕起来。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,小红小绿已追了过来,大声叫喊: 「郎君为什麽还在这里留连不走呢?」 韩樾说:

          「我想起有一本诗稿没有带走,想回来拿,没想到迷路走到这里。」 小红就说: 「这里离开原来的地方,已有一百多里路了!」 韩樾 说: 「走了不多久,哪能就走了这麽远的路呢。」

          小绿笑着说: 「我们是仙人,你随同我们走,比起平常人,不知快了多少!郎君你不要再糊涂了,回去吧。」 韩樾只好 仍旧骑着他的马,连夜赶路回家,回家後终於大病了一场,当时觉得下身 寒冷如冰

          ,阳具缩得像个小蚕虫,调养了大半年,才慢慢的好了起来。至於阿娟她们,是仙是狐,或是鸟兽草木化成的精怪,那就谁也说不清了。【全文完】关键字: 靓女

          亚洲成亚洲成网 -频道手机版-亚洲成亚洲成网 高清免费大全-亚洲成亚洲成网 动态视频-频道大全
          详情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1. <legend id='ReaYv'><style id='ReaYv'><dir id='ReaYv'><q id='ReaYv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    2. <i id='ReaYv'><tr id='ReaYv'><dt id='ReaYv'><q id='ReaYv'><span id='ReaYv'><b id='ReaYv'><form id='ReaYv'><ins id='ReaYv'></ins><ul id='ReaYv'></ul><sub id='ReaYv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ReaYv'></legend><bdo id='ReaYv'><pre id='ReaYv'><center id='ReaYv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ReaYv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ReaYv'><tfoot id='ReaYv'></tfoot><dl id='ReaYv'><fieldset id='ReaYv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            <tfoot id='ReaYv'></tfoot>
            • <bdo id='ReaYv'></bdo><ul id='ReaYv'></ul>

            <small id='ReaYv'></small><noframes id='ReaYv'>